重磅!此文深刻揭示了人民政协制度如何走向更加成熟

匿名 699浏览

我们有一种共同的感觉,那就是我们的作品将被写入人类历史。毛泽东

△9月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参观了北京香山革命纪念馆。这是习近平对双清别墅的访问。

2019年9月12日,中秋节的前一天,北京的香山被青山覆盖,双清别墅在森林深处。

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正在这里访问。

在毛泽东同志当年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习近平亲切地停下来。总书记深深地凝视着古老的“中国解放区现状地图”和“北平最新地图”,穿透了70年的光辉和70年的历史。

70年前

在这里,毛泽东和朱德发布了一项全国游行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胜利行进,结束了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

70年前

在这里,毛泽东同志发表了《论人民民主专政》,为新中国的建立奠定了理论和政策基础。

70年前

也正是在这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与各民主党派和各界人士共同筹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制定作为临时宪法的“共同纲领”,界定新中国的国家制度和政治制度,制定一系列基本政策,描绘建设新中国的宏伟蓝图。

从那以后-

一个伟大的共和国在东方地平线上爆发了。

一个伟大的国家在辽阔的土地上立起了脊梁。

最具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CPPCC诞生了。

70年来,只要轻轻一指,中国就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

面对世界各地都能买到的中国商品和随处可见的中国游客,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所长克里·布朗(Kerry Brown)在其新书《中国的世界:中国想要什么》中预测,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行动将在未来10年影响我们所有人。

西方观察家最感兴趣的是:“我们和中国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显然,这是一个政治体系。在所有的政治制度中,最基本、最有框架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基本政治制度,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基本政治制度。

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后者的一个重要机构。

一些分析师表示,美国孤注一掷地与中国打一场“伤害一千个敌人,伤害八百个其他人”的贸易战,是因为它看不到中国的崛起、导致世界秩序悄然改变的中国力量以及背后的制度因素。

“别无选择,只能让花掉。燕子回来了。”"千帆在沉船的旁边穿过,万木春在患病的树前面."这四首古诗可以用来描述当今世界和中国。

2018年11月27日上午,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博物馆举办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光荣历史”展览迎来了一群“特别”的老朋友——来自41个非洲国家的驻华大使、高级外交官和非洲联盟代表。

南苏丹驻华大使杜库说,

看完展览后,他发现“中国的协商民主比以前想象的要好”。他希望向更多的非洲国家宣传展览的内容。

埃及驻华大使馆临时代办纳吉布认为,

“中国通过探索和实践,找到了一条符合自己国情的道路。能否通过一些正式的方式向其他发展中国家介绍中国的发展和经验?”

赞比亚驻华大使奇贝萨昆达承认,

赞比亚驻华大使奇贝萨昆达也赞同这一想法,他说:“我希望通过建立一个平台,非洲领导人能够理解中国发展背后的故事。”

……

与西方一些戴有色眼镜的人不同,诚实友好的人希望“像一支蜡烛点燃另一支一样,世界会变得更加明亮。”

"死者就像丈夫,日夜不停。"70年来我们做对了什么?站在一个历史关头,我们有必要使用放大镜和历史显微镜来梳理和分析我们的生长环,找出那些使我们成为我们自己的遗传密码,并找出那些我们有理由自信且必须永远遵循的东西。

CPPCC不是一个“飞行高峰”。它深深植根于中国丰富的历史文化,起源于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革命的伟大斗争。

七十年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曾被称为“新CPPCC”,它是相对于“旧CPPCC”而言的。

1945年,经过14年的艰苦奋斗,中国人民终于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赢得了抗日战争。

此时,一个巨大的问号挂在中国的天空上,没有日本飞机:中国将走向何方?

8月28日,毛泽东应蒋介石邀请飞往重庆与国民党谈判,国民党签署了“双十协议”,并决定举行政治协商会议。

1946年1月,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召开。经过激烈的“争吵”,包括“和平建国纲领”在内的五项协议最终获得通过。

我们都知道今天晚些时候发生了什么:执意独裁的蒋介石撕毁了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肆无忌惮地发动了全面内战。

内战的结果今天也是众所周知的:在中国人民的支持下,中国共产党在“小米加步枪”人民战争中打败了蒋介石的飞机和大炮,取得了基本胜利。

这里的“人民”一词,不仅指在土地改革中分割土地、把儿子送到前线的解放农民,还指那些穿长袍的师生、穿西装的民族商人,甚至指不满内战、反对独裁者、最终转向人民的国民党起义将领。

那么,新中国想要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呢?

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历代农民起义的领导人,他们不想执行“贫农和民工征服国家、夺取国家”的原则。

中国共产党面前没有现成的答案。

辛亥革命以来的历史证明,欧美国家的道路在中国是不可逾越的。完全由共产党和一党统治的苏联和东欧战后新建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也与中国大不相同。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初就携带着民主的基因,在自己的旗帜上清晰地书写着民主。

仍然在陕北的沟壑中,中国共产党人开始思考和检验在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之后,中国将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实行什么样的国家制度和政权。事实上,敌后抗日根据地普遍实行的“三分之三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通过协商民主建设政权的一次地方性实验。

不仅如此,有远见的共产党还把它视为“具有在全国范围内促进建立统一战线政权的性质”,以及“对这一政权性质的明确理解和认真执行将大大有助于在全国范围内促进民主化”(毛泽东语)。

毛泽东在边区参议院解释了共产党这样做的原因:“中国社会是一个两端小中间大的社会。无产阶级、地主和大资产阶级只是少数,绝大多数人是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和其他中产阶级。”

这是中国的基本国情。

政治制度是用来调节政治关系、建立政治秩序、促进国家发展和维护国家稳定的。不可能从具体的社会和政治条件中抽象地判断。

中国的基本国情决定了要建立一个新的政权,我们必须是“三面八方的勇士,三根柱子的篱笆,绿叶支撑着红花,尽管它们很好”(毛泽东的语言)。

如果红花是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中国共产党,绿叶呢?

根据中国的具体国情和时代发展进程,毛泽东创立了新民主主义理论,并在新民主主义的历史阶段提出了所有革命阶级联合专政的思想。在筹备新CPPCC的过程中,毛泽东发表了一系列重要文章,明确回答了新中国将实行什么样的制度的问题。

毛泽东有各种机会改变主意,他偶尔在休息时打麻将。前国民党高级将领刘飞代表国民党去北平与共产党谈判。会谈失败后,他留在北平了吗?还是回到南京?在一次宴会上,他以麻将为话题,试图问毛泽东:“打麻将是好还是和平?”毛泽东想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回答说:“最好一切都平静而艰难。”刘飞突然明白了:“和平是好事,那我也有份。”毛泽东的话终于让刘飞下定决心留在北京。

毛泽东对“统一”的反对具有深刻的历史洞察力、政治考量和哲学思考:“我们必须有自己的观点,但我们必须与他人谈判。我们不能孤立自己,不能充分发挥各民主阶级和人民团体的作用。工农联盟是我国的基础,但我们也应该懂得如何运用与非劳动人民的广泛联盟——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这样,将动员更多的力量。瑞金时代是最纯洁、最统一的时代,但当时我们的事情特别困难,结果失败了。所以真相并不在乎它是否一致。”

“不要统一”,这一思想为建立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国家事务是每个人的事。”每个人的事情都需要讨论。

中共中央于1949年3月25日进入北平的香山。从那以后,这个被称为“劳动大学”的安静地方一度变得热闹起来。据《毛泽东纪事报》报道,从那以后到9月21日新CPPCC开放,毛泽东接待了大批民主党人和前国民党起义将领,包括张兰、李姬神、沈钧儒、陈叔同、何香宁、马旭伦、刘亚子、傅左毅、邓宝珊等。宋庆龄先生从上海来到北平。毛泽东带领所有中共领导人到车站迎接他。

一年前的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了著名的“五一口号”,号召“所有民主党派、所有人民团体和社会精英及时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和建立民主联合政府”。

这些人感受到了共产党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诚意。面对国民党特务机关手枪和匕首的威胁,他们从国民党统治区、从香港聚集到北平。

这导致了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并“宣布它将行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

10月1日,成立仪式。毛泽东、朱德、宋庆龄、李姬神、张兰、沈钧儒、陈叔同等政党、民族团体、人民团体和各界代表在天安门讲台上携手“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CPPCC的名字是确定的:以前,它被命名为“新CPPCC”,以区别于1946年举行的“老CPPCC”。接受周恩来的建议后,在CPPCC会议召开前,他把“新政治协商会议”改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简称“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人民”一词不仅是一个简单的称谓,它严格界定了组织的性质,界定了由此诞生的新政权的基本性质和方向,并规定我们要实现的民主是人民民主。

人民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它们是刚刚升起的五星红旗上围绕着大星星的四颗小星星。

1959年9月18日,国庆节前夕,《人民日报》的一篇头版文章在中国和世界上引起了轰动:共产主义中国释放了“被囚禁了10年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战犯,他们确实把他们的罪恶行径改邪归正了”。这包括在淮海战役中被俘的前国民党徐州“总攻”副司令员杜余明和伪满洲国皇帝溥仪。

1959年9月至1975年3月,共赦免了7批战犯,其中20多人被任命为全国政协文史委员。

这些人都是重大历史事件的目击者。后来,他们成了一系列畅销书的作者,如《蒋介石对龙云的解决》、《我的前半个生命》和《在军事系统内》。

此后,CPPCC的文史情报工作成为CPPCC最具特色的统战工作之一,对社会产生了长期而重要的影响。

这是第二届CPPCC国家委员会主席周恩来的一个非常前瞻性的天才想法。

这一事件也反映了CPPCC角色的变化。

早些时候,在1954年,举行了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迄今为止,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因成功完成其历史使命而载入史册。

那么,全国人大后,CPPCC会保留它吗?作为CPPCC重要基础的民主党派有必要存在吗?它以什么方式存在?它起什么作用?这也是一个存在于人们心中的问题。

问题也出现了,因为这些组织在西方或东方集团都没有现成的答案。

事实上,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谈判之后,就有一个类似的问题,即民主党派是否应该仍然存在。

新中国成立后,一些民主党派认为他们完成了历史使命。有些已经解散,有些正计划解散。1949年12月,救国协会宣布光荣解散。民进党也准备召开大会解散它。九三学社也准备解散。1950年,农业劳动党也就是否废除现有制度进行了辩论。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呼吁紧急停止。

1950年2月,毛泽东明确表示,民主党派不能解散,不仅应该继续存在,而且应该继续发展。

他向中央统战部的负责同志指出,从长远和整体上讲,民主党派是必要的。说民主党派是“一根头发的功劳”,说一根头发是否可以拔掉是不对的。从他们身后接触的人来看,这不是一根头发,而是一根头发,不容轻视。

为此,毛泽东后来在《十大关系》的讲话中说:“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似乎有几个政党更好了。不仅在过去,而且在未来,即长期共存和相互监督。”

他还用滑稽的“毛泽东式”语言说,共产党和民主党派万岁。周恩来说得更清楚:“只要我们的党活着,民主党派就会活着。它们将共存,直到社会的未来发展不需要政党为止。”

首先,这也是一个国情问题,也涉及民主政治中多数原则与少数群体考虑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农民占人口的绝大多数,如果选举和投票仅仅是通过普选和按人数进行,结果是可以想象的。

在人民代表大会前夕,一些民主党派成员有所担忧。他们担心人民代表大会将通过普选选举他们。

"一个人走到角落,但是座位不高兴."

那么,我们如何尊重大多数人,照顾少数人的利益和权利呢?

后来,在选举人民代表的过程中,毛泽东和党中央非常重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的比例及其安排。

此外,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因此,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作出了一项在世界政治史上具有重大影响的决定:为了巩固和发展统一战线,也为了让所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更好地发挥他们在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中的作用,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将在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后继续保留。

这一决定的政治意义在于解决选举民主难以保护少数民族民主权利的问题。这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伟大政治杰作。

在共产党的帮助下,各民主党派召开了代表大会,宣布将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积极参与国家事务的审议和管理。民主党也巩固和发展了自己的组织。1955年,民主党派成员总数为39,000人,是新中国成立初期11,000人的两倍多。

同时,毛泽东还就CPPCC的性质和定位等重大问题发表了讲话:“主要问题是CPPCC的性质,它是国家机关还是人民组织?”他明确表示,CPPCC不能变成一个国家权力机关,“它将有一个国家和两个公职人员,这是不可能的。”

那么,这不是国家权力机关,还是地位的下降?毛泽东说,中国共产党也不是国家机关,但它的作用不会减弱。

第一任CPPCC主席是毛泽东,自第二届会议以来,他一直被选为名誉主席。第二、第三和第四届CPPCC会议的主席是民主党人熟悉的“周公”周恩来。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CPPCC享有很高的地位。

此后,CPPCC作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一个组织,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共存,成为我国人民民主制度的一个主要特征。其主要职能是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

毛泽东一贯重视民主监督的作用。

也是在1945年7月4日,在古城延安的一个窑洞里,毛泽东回答了来自后方的民主党人黄炎培的一个问题,关于“中国共产党如何才能跳出兴衰循环?”“我们找到了一条新路,我们可以跳出这个循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当人民监督政府时,政府才不敢放松。只有当每个人都站起来承担责任时,人们才不会失去政治兴趣。”

这次谈话中所表达的观点,在历史上被称为“窑洞对”,已经成为民主党派和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存在的理论基础。

1954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的12年间,CPPCC全国委员会举行了8次全体会议,全面讨论和通过了农业合作社示范章程草案、公私合营的有关规定、汉字简化方案、宁夏回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草案、兵役法草案、人民币发行有关问题的决定和战俘待遇决定。

到1964年底,CPPCC已经发展并建立了1,077个各级地方委员会。

后来人们认识到,新中国成立17年来,中国的发展是翻天覆地的。这与当时的双重经济和政治进步密切相关。

去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通常称邓小平同志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除了这个“民间”头衔,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官方职位——全国政协主席。

邓小平是1978年3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主席。在这一点上,经过十年的混乱之后,他正面临着一片混乱。

那些非常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工作方式——轻松举重。他的“动手风格”出人意料且不引人注意。

△“五老火锅宴”,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1979年1月17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一次特别宴会。邀请了五位老商人:胡厥文、胡子昂、周树涛、古耕虞和荣毅仁。

邓小平主席“担任东道主”。

“钱需要用到。人们需要使用它。”说笑间,春风改变了雨。邓小平要求曾经在旧社会商界举足轻重的五位“老黄忠”以这种朴素的方式再次出山。

用过去的

台湾宾果下载 pk10聊天室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