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想杀死我的愤怒 | 人间愤怒指南

匿名 4340浏览

“抑郁是愤怒的一种扩散性表达。ゥ

优良

作者:孙平

资料来源:简单心理学(id:janelee1231)

抑郁是愤怒蔓延的稀薄。

抑郁是愤怒的一种扩散性表达。

乔治·桑塔亚娜

愤怒是人类最原始的情感系统。愤怒在人类社会和文化中经常被压制。然而,愤怒是好还是坏?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如何体验和表达愤怒?

愤怒的日常含义是表达我们未得到满足的需求。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类有五个层次的需求。当我们的需求得不到满足或被剥夺时,愤怒就会随之而来。因此,愤怒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个重要意义是它提醒我们,我们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或剥夺。

3个月大的婴儿特别容易哭。事实上,婴儿在这期间已经变得愤怒了。婴儿的愤怒表明他们的生理需求——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第一级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在临床心理咨询方面,许多中小学生不愿上学。辍学现象可能意味着学生的某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例如第三层次的需求——爱和归属感。他们无法感受到学校对自己的尊重,也无法在这样的学校环境中长久感受到归属感。

在一个真实的案例中,来访者是一所初中一年级的学生。他班上有盗窃案。老师要求全班同学互相揭发,找出小偷。他说他讨厌相互指责的气氛,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受尊重,所以这个班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或归属感。

这种愤怒在成年游客中也很常见,尤其是那些处于成年早期和中期的游客,他们通常对目前的工作条件极为不满。大多数年轻人,或70、80年代的游客,无法满足他们自我满足的需求——最高层次的需求。他们觉得自己的生活或工作完全不受他们的控制,总是由父母、上级、伴侣和周围环境决定,而他们的潜力或他们真正喜欢的东西无法开发和发展。从长远来看,他们对这种机械化的生活感到愤怒。

因此,愤怒表明我们在各个层面的需求可能没有得到满足,或者可能已经得到满足,但却被剥夺了。当人们对自己或他人的环境感到愤怒和不满时,这些情绪实际上暗示了一些潜在的需求。因此,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盲目地控制和管理我们的愤怒,那么我们可能会失去感知和满足需求的能力,变得越来越沮丧。

当我们的边界被别人随意打破时,我们为什么生气?愤怒出现了。在心理咨询中,咨询师经常谈论一个非常重要的词界。在学术交流中,顾问经常将人际边界比作泡沫,泡沫代表了一种必要的个人生活空间和每个人的基本生存权利。当我们彼此相爱或欣赏时,我们会愿意将自己的边界与他人的边界合并,与ta一起生活并分享权利。然而,如果其他人未经我们允许强行进入我们的边界并合并,那么我们的愤怒将提醒我们,我们活着的边界已经被破坏。因此,当我们在人际关系中感到愤怒时,心理咨询师通常会明白来访者的基本生活界限已经被破坏了。可以看出,愤怒在人际关系中也非常具有暗示性。临床心理咨询将边界损害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称为边界侵犯,即直接侵犯边界。例如,在大学生宿舍的公共冰箱里,每个人都可以占据冰箱的一个隔间,但是当每次有人把东西放进你的隔间时,你会感到非常生气,因为你的空间被侵犯了。生活中还有一个更抽象的界限,叫做权利的界限。当我们的权力边界被别人侵犯时,我们也会产生强烈的愤怒。

当顾问在面试中收集信息时,他们会注意一个问题:来访者能在家锁门吗?如果来访者很难锁门,或者他担心锁门会让他的家人生他的气,那么顾问会认为来访者的愤怒被抑制了。

事实上,愤怒不仅仅表现为暴力或歇斯底里。在人际关系中,拒绝也是愤怒的表现。通常在心理咨询的临床案例中,当咨询师听到成长信息,如“年轻时你不能锁门,否则你会受到消极对待”,如果来访者是一个不能生气或不能说不的人,那么他的家人可能无法忍受某种形式的愤怒或某种形式的自主。如果一个人不能像这样表达愤怒,ta就不能在很大程度上感受到愤怒。长期无法拒绝他人可能会在许多事情上产生一种被剥削的感觉,因为ta总是被他人的需求所阻碍,而他自己的需求却无法得到满足。从长远来看,这个人将逐渐倾向于避免社交,并且不能继续长期的关系。

第二种类型的边界损害被称为边界混淆,这比边界入侵更难检测。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愤怒是非常微妙的,有时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为什么生气。在过去的案例中,有一位游客与朋友谈论商业合同,并讨论诸如“何时付款”和“何时还款”等问题。然而,这个朋友一直告诉他他的生意有多困难,所以他不能回家过新年。来访者感到非常生气,但是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一点是他在和对方谈论事情,而对方在谈论爱情。这是中国文化中最容易混淆的界限,因为“事物”和“感觉”通常是放在一起的。事实上,现在许多年轻人已经处于这种困惑状态很长时间了。最常见的例子是一个父母离婚的游客,他经常谈论他的父母对他们说,“我们不离婚的原因是因为你。”

在中国家庭中,许多“以爱之名”的行为会给孩子造成严重的边界混乱。它涉及到儿童对成人和婚姻的爱与恨,使儿童长期处于这样一种困惑的状态,这使他们容易产生焦虑或恐惧。

他们会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谨慎地生活,以防止父母离婚和家庭破裂。如果他们长时间被告知他们的存在阻止了他们的父母离婚,那么他们的内心将会混淆成年人之间婚姻的界限。通常,像这样长大的游客在咨询过程中一旦有了愤怒的感觉或伴随着愤怒的理解就会放松下来。

例如,游客意识到他们父母不离婚的决定是他们自己的。他们在一起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原因,而不是游客的责任。当来访者对父母的“谎言”有这样的反思和认识时,此时产生的愤怒实际上减轻了他们的痛苦,他们最终不必为了成为一个好孩子而监督自己,以防止父母离婚。因此,在日常临床工作中,来访者不需要顾问的鼓励和监督,他们会通过某种形式的愤怒来修复过去的伤害。

愤怒的表达五种愤怒的表达形式

心理咨询中有许多特定形式的愤怒。愤怒的第一种表现是拒绝,这一点上面已经提到过了。第二种形式的愤怒表现在许多出于正义感的社会保护行为中,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正义的愤怒”。因为社会不公而激起自己的愤怒也是愤怒的表现。日常生活中愤怒的第三种表现是给我们勇气去避免或结束一些不平等的关系。例如,在一个案例中,来访者提到他与另一个人的关系不平等,他的朋友会以非常自恋和好斗的态度对待他,这几乎是羞辱。过去,游客不在乎面子。

然而,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许多次之后,来访者对这位朋友非常生气。他能充分感受到这种关系中的不平等,并意识到他的边界或基本权利受到了侵犯。最后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从现在开始避开这个人。他告诉他的朋友,他们将来不会出现在那个人面前。在咨询中,来访者多次提到他对这位朋友的愤怒。显然,他从愤怒中汲取了一些勇气,使他能够做出非常重要的决定。

人际关系中愤怒的第四种形式是维护权威。曾经有一位德国心理治疗师的同事,他会在别人分享他们的案例后表达自己的观点。当他觉得别人很无知或分析不合理时,他会悄悄地抱怨,并立即举手要求面对记者。显然,对这位治疗师来说,每次学术讨论都是一个相对愤怒的酝酿过程。心理咨询师的愤怒通常是自信或自我肯定的组成部分之一。愤怒的最后一种表现无疑是暴力。在某些情况下,用武力表达愤怒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经常说,如果你去森林,千万不要站在母熊和幼熊之间。例如,一位著名的美国女性心理学家经常说,怀孕的母亲准备杀死那些可能伤害她的孩子的人。女性用暴力来维持这种关系并不过分。因此,暴力也是愤怒的一种形式,但这种表达是极端的。

在愤怒转化的心理咨询中,“体验”和“行动”是非常重要的区别。愤怒的经历不会伤害任何人,只有行动才能伤害人。因此,判断一个人心智成熟的标志之一是看他是否能区分经验和行动。

例如,在临床工作中,绝大多数性犯罪者或强奸犯在日常生活中不谈论性,并且羞于谈论性。相反,那些允许自己有性感觉和经历并谈论性话题的人通常不会实施性虐待。类似地,如果一个人不允许自己经历愤怒,反复压制后的愤怒可能会有被激怒的危险。

没有情感体验会伤害他人;只有当情感付诸行动,它们才能在人们中间产生影响。在我们的内心世界,我们是自己的主人,所以我们可以让自己体验各种情绪,包括愤怒,包括性兴奋。

如果愤怒不断被抑制,它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情绪?临床上,压抑的愤怒主要转化为两种情绪,一种是自责,另一种是焦虑。前者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愤怒的内在转向。长时间无法体验和表达愤怒的人会感受到无能为力的感觉。

例如,一个游客说她遇到了一个渣男,对方的不负责任让她很生气,但由于某种原因,她无法表达对他的愤怒。从长远来看,来访者反过来会觉得没用,因为归根到底,她选择和他在一起,而她长期无法表达愤怒实际上让对方更出渣。因此,如果一个人长时间处于压抑愤怒的状态,很可能会形成自责感。

第二种被压抑的愤怒形式叫做焦虑。早期心理治疗师卡伦·霍妮提出了一条著名的黄金法则:如果一个人长期压抑自己的敌意,这种敌意就会形成一种普遍的焦虑。

霍尼认为,如果一个家庭中孩子对父母的敌意被抑制,这将逐渐导致他们将这种敌意转化为焦虑,并传播到他们对整个世界的看法。我们已经知道焦虑是一种失去明确目标的危险感,而愤怒有明确目标。

因此,在心理咨询诊所,如果你遇到一个焦虑严重的来访者,辅导员会和他们一起探讨他们生活中是否有明确的愤怒对象,或者邀请他们一起探讨对这个对象的愤怒,从而使这种形式更加具体。当焦虑变得更加具体后,这种普遍的焦虑会大大减少。

愤怒治疗神回归和平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顾问也发现愤怒对一些特殊的来访者有很大的治疗价值。尤其是对于那些在童年遭受身体虐待或性虐待的游客来说,愤怒是一个过程,他们必须——甚至经常——接受更合理或完整的治疗。

事实上,许多在咨询早期遭到性侵犯的女性来访者表达的最强烈的情感往往是自责和自我怀疑。如果施虐者很长时间没有暴露,正义也很长时间没有伸张,那么被冒犯的妇女对凶手的愤怒就会向内转化。因此,在早期咨询阶段,顾问经常听到这些来访者不断地问自己,认为他们首先有问题,并把这种自我怀疑融入周围人的态度,认为别人总是对的。

在治疗师修复创伤的过程中,在治疗师和客户之间建立的安全自卫关系(这是一个关键点)下,客户会经历一个愤怒再向外的过程,最初受伤的愤怒会再次被经历,这种愤怒体验被证明是非常愈合的。来访者在咨询期间爆发的愤怒程度与他们的良好恢复成正比。

我们称这种现象为“众神回归”的过程。愤怒去了它应该去的地方,所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已经恢复愤怒能力的受害者也有能力从心理上保护自己,助教的人际边界已经恢复。

事实上,一个可以生气的人也有能力吓唬别人,这样就不会整天生活在恐惧中。因此,在心理咨询中,我们称这两种情绪为心理咨询的疗伤之剑,一种是愤怒,另一种是悲伤。

在心理咨询师的语言系统或精神分析的理论系统中,愤怒是一个破坏性的过程。这是游客对他们旧的心理模式或生活方式的一种破坏。第二种形式,悲伤,是这个精神世界的重建者。这与我们所说的精神状态,哀悼有着很深的关系:当一个人可以完全哀悼某人、某事或某个生命时,ta实际上已经准备好放手并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遭受身体虐待或性侵犯的游客在表达愤怒后将进入一个非常重要的哀悼期。他们将哀悼他们应该拥有的生命的阳光,他们在过去失去的天真的生存方式,以及应该被保护和珍惜的小女孩或男孩。当他们能够进行这样的哀悼和告别时,他们的心将能够走出受伤的年龄阶段,走出创伤,继续前进。

显然,我们通常所说的消极事物实际上是一笔财富。经历愤怒并为自己的愤怒辩护的目的不是伤害他人,而是表达和保护自己。

体验和表达愤怒的意义在于捍卫自己的生存权和修复人际边界。体验愤怒实际上是体验愤怒背后的需求。我们不需要因为愤怒而生气,但是我们希望我们能找到我们忽略的需求,并理解通过打破这种非常强烈的情绪而被压抑和剥夺的东西。这对许多女性游客来说意义重大。

在中国,有许多妇女需要被尊重——需要被视为独立的个体——这种需要已经被剥夺和忽视了很长时间。例如,它们可能被具体化为性爱的对象,或者成为生殖的工具。在咨询中,许多女性来访者的身份是从属的。他们说他们是谁,谁的女儿,谁的妻子,或者他们是谁的母亲。咨询顾问可能要经过几轮咨询才能记住自己的名字,这样他们才能意识到自己是谁,在哪里,以及为什么他们一开始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接受咨询。

因此,许多女性的愤怒实际上被抑制了,我们的社会不鼓励女性表达或体验愤怒。如果一个女人生气了,人们会叫她泼妇。但是如果一个人生气了,人们会说他真的喜怒无常。可以看出,社会本身对妇女的愤怒是一种与此不一致的价值趋势。因此,不生气的妇女会被更严重地物化,那些把她们和周围环境物化的妇女会对她们更加苛刻,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因此,愤怒不在于伤害他人,而在于表达和保护自己。一个朋友在泰国旅行时非常生气,因为他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然而,他担心他的英语不好,没有及时表达他的愤怒,所以他整个上午都在想这个问题,无法摆脱它。后来,他用蹩脚的英语表达了他对服务员的不满,心里忐忑不安。那时,他的手一直在发抖,但一旦他表达了不满,他就放松了。

在事件发生后,我们经常需要经历一些事情让我们生气,或者有人可能对我们怀有恶意,或者我们的边界被侵犯。这种后见之明非常值得尊重,因为从长远来看,我们将逐渐提高我们对愤怒的感知,并在事件中形成一种远见,从而最终形成远见。

当一个人形成远见时,也意味着他的人际边界已经被修复。他知道自己生命中的哪些点是不可触及的,他的界限在哪里。一个有界限的人,ta的自我是坚定的,但也更自信。因此,愤怒需要升华。

心理治疗和咨询是一项有价值的事业。它聚集了一群独立的人,使每个人都有一种不同于他人的勇气。愤怒在这个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伴随着悲伤和哀悼,愤怒已经成为心理咨询中的两把利剑,帮助我们修复边界,重建自我。

作者孙平

简单的心理认证顾问

心理学博士

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社会学系访问学者

洛杉矶精神分析新中心培训的精神分析学家

国际精神分析协会候选精神分析学家

Aaea培训分析师

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学家。x-13-034)

本文来源

公共号码“简单心理学”(ID: Janelee 1231)是一个具有温度、态度和道德的专业心理公共号码。

与小伙伴分享文章

河北十一选五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