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商城 探索 健康 热线 邮箱 军事 NBA 报道 专题 装修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探索 > 内容

经营性透支不入刑罪 彰显法律谦抑精神

后谢洪二网 - 来源: 互联网  2019-09-11 14:41:05

这些中东欧国家处在北约阵地前沿,因为历史和地缘政治原因,美国曾想当然的认为不用花太大力气,就能笼络住它们的心。

法律是灰色的,但经验之树常青。事实上,对“非法占有目的”的理解,关系罪与非罪,并不能拘泥于个别条款,还应根据立法精神,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综合考察行为人申领行为、透支行为、还款行为等各种因素。如在这起案件的审理中,法院重点考察“行为人申领信用卡时有无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行为人透支款项的用途”“透支款项时行为人的还款态度情况以及是否有逃避催收”,与司法解释条文相比,这些“实务途径”更有利于甄别当事人的主观方面,也更加科学合理。

第二,TPP协定可能造成新的不平衡和不确定性。在TPP谈判参与国中,既有美国、加拿大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有文莱、越南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不少专家指出,TPP要求显著地减少贸易保护,限制对外国投资者的监管,对政府采购采取所谓机会均等原则,并对金融自由化设立高标准,超越了不少发展中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也很可能超出了它们本国企业所能承受的范围。

动辄以信用卡诈骗犯罪的大棒论处,则是对《刑法》谦抑精神的悖离。《刑法》之所以严厉惩处金融犯罪,目的是维护金融秩序稳定和金融主体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打击而打击。法院区分“刑事”与“民事”,明确“如果案件构成信用卡诈骗罪,恶意透支至催收后未满3个月期间所偿还的款项应视为偿还本金且应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并不直接保护被害人基于被犯罪侵害而损失的孳息。这种谦抑精神的张扬,也释放了民事规范的空间。

“香港优秀高校多、研究基础好,我们把香港的研究成果带到深圳来,结合完善的产业链优势,加速产品落地。”郭玮强说,希望能“以香港所长服务国家所需”,将企业自身发展与内地转型升级的需要结合起来。

在信用卡诈骗犯罪的四种类型中,“恶意透支型”是敏感度最高的一种。这是因为,此类型犯罪是导致信用卡坏账,乃至银行坏账的重要“推手”。在司法实践中,为了个人享乐等用途“恶意透支”,且“数额较大”,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固然没有什么异议,可如果是为了生产经营用途,又是否构成犯罪呢?

因经营不善、市场风险等客观原因造成信用卡透支款无法偿还,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行为,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犯罪。

6日下午1时50分许,华商报记者在尧山小学一年级的其中一个教室内看到,一间教室放置了36张双人课桌,学生人数有95名。

在法律责任方面,《规定》指出,大型游乐设施运营使用单位违反规定,擅自使用未经监督检验合格的大型游乐设施,或设备运营期间无安全管理人员在岗,或未及时更换超过设计使用期限要求的主要受力部件的,予以警告,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据新华社

一位来自中部地区的学员表示,“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体现出强烈的忧患意识,提醒我们既要满怀信心开启新征程,又要防范前进道路上的各种风险。在成就面前要保持清醒头脑,攻坚克难,坚持底线思维,绝不能犯可能迟滞、中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错误。”

我国《刑法》规定,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而2009年12月16日起施行的两高《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也明确有“明知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透支,无法归还”“肆意挥霍透支的资金,无法归还”等6种情形,可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由是观之,当行为人在经营出现困难时明知透支信用卡很可能导致无法偿还,仍透支用于经营,最终导致无法及时偿还信用卡欠款,似乎就应属于“恶意透支”。

得到最高法加持的《刑事审判参考》,可为各级法院审判借鉴。不过,从本质上看,这并非司法解释“准立法”,规范约束力毕竟有限。从长远看,还需以司法解释等途径,更科学地界定“恶意透支”等,让市场金融更加健康。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参考》总第105集中,公布了第1120号案例,即梁某权、梁某艺透支信用卡案的审理经过,法院认为被告人将透支款用于生产经营,因经营不善、市场风险等客观原因造成透支款无法偿还,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行为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犯罪,只是一般的民事纠纷。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随即书面申请撤回起诉,法院裁定准许撤回起诉。

重庆青年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缅甸发生过大规模排华运动,其间很多远征军墓地遭到破坏,这是造成墓地损毁的主要原因吗?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因单个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刑罚执行两年可以减刑,但因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刑罚执行三年才可以减刑。

事实上,为合法经营而发生的“透支”,与通常意义上的“恶意透支”相比,目的动机并不相同。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基于正常融资渠道的困难,不少行为人才选择铤而走险,采取信用卡透支的方式,勉强获取支撑企业运行的资金。究其真正的目的,并非是直接占有银行财产,也不是故意诈骗。因经营方面的客观原因,造成透支款无法偿还,本质上归属于一般民事纠纷,依法承担民事或行政责任即可。

 


分享至: